醉驾被刑拘可视案情取保候审,不收费公路将超96

最近一段时间,有关
醉驾入刑的话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闲谈的热点之一,该事件也在保险业内引发了高度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

转播到腾讯微博昨天上午,工作人员在摇号现场抽签选定参加摇号的代表。
(戴冰摄)昨日上午10时,北京市交通委11层大厅内,北京市首轮个人

[导读]昨天,最高人民法院依据刑法第133条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

[导读]交通部正研究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将通过联网规范收费问题,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表示,非收费公路体系将占全国公路总里程的96%

最近一段时间,有关
“醉驾入刑”的话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闲谈的热点之一,该事件也在保险业内引发了高度关注。

转播到腾讯微博图片 1

[导读]昨天,最高人民法院依据刑法第133条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司法解释将此犯罪确定为危险驾驶罪。

[导读]交通部正研究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将通过联网规范收费问题,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表示,“非收费公路体系”将占全国公路总里程的96%以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刑法修正案(八)》中对醉驾属“故意犯罪”的定性,或将改变目前车险理赔的合同履行情况。“以前对于酒驾肇事,商业险是明确免责的,但交强险却因为其较强的公益性和法定性可以在责任范围内进行部分赔偿”,保险业内人士表示,“醉驾入刑”后被认定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行为,保险公司或许可以不予承担保险责任。

昨天上午,工作人员在摇号现场抽签选定参加摇号的代表。 (戴冰摄)

醉驾被刑拘可视案情取保候审

交通部正研究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将通过联网规范收费问题

  交强险仍覆盖酒驾肇事

昨日上午10时,北京市交通委11层大厅内,北京市首轮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启动。27分钟内,1.76万个首批上车牌指标出炉。市政府副秘书长周正宇在摇号现场透露,对于无购车需求但盲目摇号占用名额等行为,北京正在研究出台相关罚则。

昨天,市高院向本市各级法院下发通知,要求每个法院报送该院所收的头两起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醉驾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以指导案例的形式,发布供各院参考。对于醉驾案件已经采取强制措施的,法院可视具体案情依法变更强制措施。

昨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在例行记者会上介绍说,“非收费公路体系”将占全国公路总里程的96%以上。

  北京中高盛律师事务所李滨律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保险公司商业险条款中对饮酒、醉酒驾驶造成第三者人身和财产损失都被列为除外责任。

与一般的彩票摇号不同,昨日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前仅介绍摇号程序就花了13分钟。之后,两轮“摇号”工作才正式拉开序幕。

“醉驾入刑”大讨论 正是普法好契机

1984年中国国务院出台“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政策后,中国公路建设快速发展。目前,现有公路网中95%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42%的二级公路都是依靠收费公路集资建设的。

  不过,保险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商业车险对酒驾是免责的,但是交强险可以在责任范围内进行部分赔偿。”交强险条例第22条规定,醉驾情形下
“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但是对造成受害人财产损失的,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目前,交强险赔偿限额为第三者人身伤残死亡11万,第三者医疗抢救费用1万,第三者财产损失2000元。某险企客户服务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称,醉驾情形下,交强险最高垫付抢救第三者医疗费用1万元,这是一贯的做法。然而,在不少法院关于醉驾肇事案的审判中,这1万元的“限额”往往是打不住的。

首轮摇号是为了抽取种子数,8位申请人代表、4位政协委员、3位人大代表和1位替补工作人员,作为种子抽取备选选手参与其中。工作人员在透明的摇号箱中先后选出6个号码球,对应确认了种子抽取选手,劳模李素丽等位列其中。

据悉,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向市高院下发了通知,该通知称,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常见多发,各院应高度重视,具体追究刑事责任,应慎重稳妥。最高人民法院还要求各级法院,在收到案件后,对拟追究刑事责任的醉驾案件,尽量先向相关部门了解相关的具体案情,通过与检察机关的沟通了解案件情节的轻重。

公路收费不以盈利为目的

  去年6月份,全国首例“醉驾肇事保险判赔案”经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和济南市中院先后判决,醉驾肇事情况下保险公司也不能免责,判令保险公司赔付受害人5.8万元,这超越了交强险应当承担的责任范围,尽管保险公司只是“先期赔偿”,还可以依法向醉驾司机继续追偿。

10时19分,技术人员将编码数据导入指定计算机,首批通过审核的187420个申请编码全部录入,第二次“抽号”启动。主席台侧面的大屏幕上,6个初始零显示出来。

昨天,市高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通知,向本市各级法院下发了有关醉驾入刑的具体执行通知。通知称刑法修正案(八)已于5月1日起正式实施。刑法第133条之一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司法解释将此犯罪确定为危险驾驶罪。

在公路收费问题上,何建中称,目前在收费公路管理中,确实存在着一些信息公开不够透明,以及执行标准不够规范的问题,公路服务质量水平也还有许多需要改进和提升的地方。

  保险业内人士在上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2010年10月,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曾经受理过一起因酒驾肇事保险公司拒赔的案件,判决的结果是保险公司败诉,保险公司须向原告支付11万元的交强险赔偿。“败诉的原因就在于交强险条例对酒驾事故拒赔范围的界定。”

第1位“种子”选手上前,按动计算机按钮,抽取种子数。

市高院要求各级法院将所收到的、拟作为犯罪处罚的第一起和第二起醉驾案件,向市高院上报。市高院收到后,再上报给最高人民法院。

何建中透露,交通运输部将研究和完善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即统筹发展以政府主导的高速公路为主的低收费、高效率的“收费公路体系”和以普通公路为主的体现政府普遍服务的“非收费公路体系”。

  《交强险条例》相关规定中明确表示,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这里规定拒赔的范畴仅限于财产损失,并未规定保险公司可以对受害人的医疗费、人身损害不予赔偿。”

“0”。当首个种子数产生时,大家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不少人发出了善意的笑声。接下来,“4、0、8、1、5”等数据依次在大屏幕上显现出来。

据了解,在收到市高院上报的案件后,最高人民法院对其中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将以指导案例的形式进行发布,供各级法院参照试用。

其中,“非收费公路体系”占全国公路总里程的96%以上,主要解决通达的问题,以政府财政资金为主。“收费公路体系”约占全国公路里程不到4%,体现的是更高品质的公路服务,主要解决快捷高效的问题,其收费不以盈利为目的,资金主要是靠银行贷款、社会融资来解决。交通运输部还将通过联网收费规范公路收费问题。

  法院认为,交强险具有极强的公益性和法定性,其目的在于最大限度保护受害人权利,如以醉酒、无证为由拒绝向受害人理赔,与交强险的设立初衷相悖。

同时,技术人员操作计算机产生本期的摇号结果,并进行展示。此时,全场首次鸦雀无声——仅仅20秒后,17600个首批小客车配置指标全部诞生,中标率为10.6比1。

市高院同时要求各级法院,如果报请的醉驾案件中,存在已经采取强制措施的,法院可视案件的具体案情依法变更强制措施,保证程序合法。

中美公路集资方式不同

  交强险赔付率或降低

“整体而言,今天的摇号流程和程序是公开、合法、符合要求的,但预计有些细节会根据事后各方意见和建议进行微调。下个月的企业摇号流程,将和本次个人摇号过程保持一致。”北京市交通委委员王兆荣表示,今后,将进一步增加摇号随机性,并会邀请更多社会阶层参与到摇号过程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所长、北京市法学会顾问陈泽宪表示,最高法所指的“依法变更强制措施”,指的是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非羁押措施。

谈及公路收费是否过高问题时,何建中称,现在世界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公路,公路的建设、养护资金不是依靠收费就是依靠收税。收费和收税应该说只是筹集资金的不同方式,本职功能和目的是一致的。

  “修正案实施后,由于醉驾在法律上已经有了明确的犯罪定性,属于故意犯罪行为,至此交强险的免责也就有了法律依据。”国内某大型财险保险公司的法务部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自从摇号新规出台以来,出现了不少“全家总动员”的情况,即无论是否有购车需求,只要符合条件的家庭成员都登记参与摇号。记者就曾经在东城区的办事大厅里碰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前来申请登记,他说:“我的驾照锁在抽屉里很多年了,家里目前也没打算购车,但是家人还是希望我来申请个摇号资格,以防万一,反正抽中了不买也没有处罚措施。”

■解读

“我们常和美国进行比较,美国通过征收燃油税、轮胎税等税种所收的费用来作为公路的信托基金,可以满足公路发展资金需求的70%,也就是说它只有10%和20%是靠收费和发行债券来解决的。且美国公路网现在已经形成了,因此基金的60%可以用来满足公路养护的需要,而我国的专项税收只能满足建设需求资金的18%和公路养护需求资金的33%。”

  北京中高盛律师事务所李滨律师也称,“醉驾入刑”的实施,意味着被保险人违反了法律,那么保险公司交强险和商业险有了免责依据,保险赔付成本将会降低。

对此,周正宇表示,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出台相关政策,避免摇到号又不买车、浪费配额的现象发生,尽量保证公平公正。

为何“抓了还能放”

严罚公路超限超载

  业内人士介绍称,“交强险目前面临的尴尬局面有两个,一是赔付率居高不下,二是投保率过低导致风险无法分摊。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交强险共承保机动车8502万辆,投保率仅为46%,在经营交强险的30家公司中,23家公司亏损,行业承保总体亏损额达53亿元,扣除24亿元的投资收益后,实际经营亏损仍达29亿元。

针对“每个家庭拥有的车辆数量不同,但每个人都拥有相同的一个摇号机会”的说法,相关部门表示,正在进行相关调研。但短期内,小客车指标申请暂时只针对个人,不考虑家庭因素。

轻罪可取保候审有法可依

在记者会上,何建中还透露,将于今年7月1日实行的《公路安全保护条例》将对公路超限超载行为进行严厉处罚。一年之内驾驶员有三次超限记录,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就会作出禁止驾驶员做营业性运输的规定。对于车辆来说,如果一年违规超限记录超过三次,这样的车辆就会吊销车辆运输证,对于企业来说,如果拥有的车辆其中有10%在一年内违规超限运输,那企业的运输许可证就会吊销。

  不过,随着对醉驾处罚力度的加大,交强险赔付率居高不下的局面有望改善。

后续

最高法下发的通知中称,如果上报的醉驾案件已经采取强制措施的,法院可视案件的具体案情依法变更强制措施。有舆论认为,抓了的人还能放,会不会存在“走后门”、选择性执法等问题?

[责任编辑:dayuzhang]

  工作于某险企的刘先生告诉记者,随着“醉驾入刑”的实施,法律对于醉酒驾驶的处罚加重,醉酒情况下驾车的行为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发生事故的可能性会降低,交强险的赔付率也将相应降低。

中标者周日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所长、北京市法学会顾问陈泽宪表示,最高法所指的“依法变更强制措施”,指的是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非羁押措施,实际上这个权利不是给予某个人的,而是我国法律中保护所有被告人的一条。

  对外经贸大学王国军教授认为,“醉驾入刑”在保险原理上认为,被保险人因为违法犯罪造成的第三方损失应由他本人来承担责任,保险公司不承担责任,所以交强险也可以借助“醉驾入刑”为依据把醉驾作为除外责任。他认为,如果实施“醉驾入刑”后,发现保险的赔付率确实降低了,根据双方权利对等的原则,保险公司应在原来的基础上将价格降低;同时保险公司可以把因为“醉驾入刑”而导致交强险降低的成本计算出来交给道路交通救助基金,这样避免了保险公司因为刑法的改变而受益,通过救助基金能让更多的受害者及时得到救助。

开始办手续

陈泽宪说,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未经法院判决不得认定为有罪,因此审判之前解除羁押是保护被告人的权益的一种做法。对犯有轻罪的被告人,允许其在审判前提出保证人或交纳保证金,在保证不逃避侦查、随传随到的情况下,解除羁押回家等候审判。因为醉驾属于轻罪,因此特意做此规定。这种做法既可保护被告人或犯罪嫌疑人的权利,也有利于节约国家资源。

获得指标的市民可登录网站www.bjhjyd.gov.cn下载打印小客车配置指标确认通知书,也可携带申请时的相关证明材料及申请表,到原递交申请的各区县对外办公窗口领取。从本月30日起,市民可凭小客车配置指标确认通知书到国税、车管等部门办理相关手续。指标自取得之日起6个月内有效,逾期视为自动放弃。若单位和个人经摇号未取得指标的有效编码,将自动转入下一次摇号基数。其中,单位未取得指标的有效编码保留到当年12月31日,保留期满后须重新申请。

会否影响判决结果

释疑

最高法只做研究不做判决

6位种子数撞号

对于向上级法院上报案例,有人担忧会不会因此拖延醉驾案件的醉驾时间,或者判决结果受到上级法院和最高法的干扰影响。

概率百万分之一

对此,陈泽宪表示,基层法院上报案例,并不是由上级法院决定被告人的刑期,而是把已经判决的案件上报,最高法从中找到有规律性的、程度有差异的各种情形,为将来的研究作基础。况且醉驾属于轻罪,尚没有达到需要最高法决定刑期的标准。

申请编码由两部分组成,共13位,前4位由申请人申请时随机产生,后9位由系统按照申请时间顺序产生,且在有效期内保持不变。该编码产生规则既能保证申请编码的随机性,又能满足惟一性。

在最高法的调研结果和具体的司法解释出台之前,对于检察机关已经起诉过来的案件,能不能给被告人定罪,仍然由各级法院按照刑法修正案(八)发挥自由裁量权来决定,而不会针对某一个具体案件有特例。如果基层法院判决被告人有罪,不太可能由最高法改判无罪,除非判决存在错误。值得注意的是,刑法总则中关于“情节轻微可不追究刑事责任”的条款,仍然在法官行使裁量权时有效。

当有效编码进入当期摇号池后,随机数种子按照国标《GT/T10111-2008》使用随机数骰子现场产生,中签指标编码依照该国标规范附录C的LCG方法产生。

是否有法律解释权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教授吴喜知说,选择的种子数越多,随机性越大。今后即使6个种子数完全一致,只要顺序不同,最后得出的结果也不会相同。而6位种子数连排列顺序都一致的情况是百万分之一。即使出现了这种情况,由于参与摇号的申请者不同,也不会出现“重复中奖”。

最高法有权出台司法解释

现场

有媒体质疑,“醉驾入刑”的法律解释权最终应该归全国人大常委会,而不是最高法。

邀申请人代表

对此,陈泽宪称,不用说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即便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刑法典》,最高法也有解释权。出台司法解释是最高法的日常工作,任何一个法律出台后,最高法都要会同最高检确定罪名,出台与之相适应的文件以利于法律的实施。刑法修正案(八)正式施行之前,最高法就曾出台多部司法解释,对其中的具体条款作出解释或规定其适用原则。本报记者王秋实

见证摇号过程

■律师说法

昨天,“种子”选手之一的吴怡是一位申请人代表。“当时是电话通知的,一位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核实了我的姓名和手机号后,询问我是否愿意作为代表来摇号现场。”吴怡说,“我考虑了一下,就决定请假到现场来,亲眼验证一下,是否真的公正、公平。整个过程一环扣一环,真的令人放心。”

并非为“特权”醉驾留口子

“您参与了摇号,感觉怎么样”、“中签了么”……面对记者连珠炮似地问题,吴怡说:“还没顾上查自己是否获得了上牌资格。”

昨天下午,京都律师事务所针对最近热议的醉驾入刑问题开展研讨会。有法学专家表示,并不是有钱、有权就能逃避醉驾入刑,目前的醉驾案例中还没有醉驾者的身份是官员。

人物

官员多有专职司机

公证员:摇号电脑只有惟一程序

阮齐林教授说,在最高法副院长张军有关醉驾并非一律入刑的言论出来后,公众担心这是给官员醉驾和特权醉驾留下口子。实际上,我国处级以上的官员都可以配有专车,有专门的司机驾驶,虽然不排除有个别的官员醉驾,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而级别较低的官员比较珍惜自己的职位,在可能面临醉酒驾车时也会很慎重。从目前公开的醉驾案例中可以看出,还没有醉驾者的身份是官员。

陈钢是国信公证处的一名公证员,负责此次摇号现场全程监督。早上9时他赶到现场时,大厅外已经聚集下不少早到的“长枪短炮”。拿出前一天已经封存的电脑,纸箱完好、封条无损,陈钢默默地点了点头,示意工作人员可以开箱。其实,这是一台全新的电脑,昨天已经检查确认过,没有任何程序。在他的注视下,工作人员现场导入了惟一的摇号程序。

朱勇辉律师说,其实公众质疑的不是法律本身,而是对司法机关信任的缺失。因此,在醉驾入刑的问题上,更需要司法机关透明和公开,让公众能明白和逐渐接受并不是有钱、有权就能逃避醉驾入刑。

9时30分,陈钢和另一名同事坐到公证区。这一时段,他们的任务是审核16名待选人的身份信息,其中包括8名申请人代表,还有4名市人大代表、4名市政协委员。

醉驾案应宽严相济

10时整,摇号正式开始。陈钢先后查验抽签箱、密封箱。封闭、完好,没问题。在现场所有人员的见证下,工作人员开启密封箱,将箱里的16个塑料球放入抽签箱中。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卢建平表示,现在提倡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因此要结合具体案件的醉驾案情来定罪,以体现宽严相济,这是符合逻辑的。

10时09分,“16”号球被第一个抽出,坐在16号座位上的女代表成为第一位种子数抽取者。第二个、第三个……6人依次走到公证员处,签名确认。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专家阮齐林教授说,中国的刑罚本身是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相结合,情节显著轻微的案件不认定为犯罪,这是刑法总则的明确规定,具体的醉驾入刑标准,还需要经过一定的司法实践和摸索。

10时14分,电脑屏幕在一点点滚动,这是技术人员在导入187420个申请人编码信息。作为离电脑最近的人,陈钢一直侧着头,紧盯着技术人员的每一步操作,6位种子数产生了。

抓醉驾“过于积极”

10时19分,电脑屏幕再一次滚动,三十几秒后,17600个中签编码出现在显示屏上。同时,技术人员将当期中签编码刻盘,交给陈钢留存。陈钢宣读了公证词。首次现场摇号结束。

京都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宣东称,醉酒驾驶发生的严重后果让全国人民对醉酒驾驶深恶痛绝。新的罪名开始实行后,在全国各地掀起抓醉驾第一人的热潮。“在执行上如此迅速,我前所未见。”宣东认为,对醉驾进行定罪要慎重,在定罪问题上不能扩大化、简单化和情绪化。本报记者王丽娜

11时05分,看着电脑装箱,贴上专用封条、盖上印鉴,陈钢长出了一口气。这台电脑封存以后,将专机专用,留待下月再次摇号时使用。

■近期醉驾案例

幕后

◎5月5日,河南省舞钢市人民法院一审以危险驾驶罪判处侯光辉拘役4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被抓获时,侯光辉血液中乙醇含量达到223.7mg/100ml。这是媒体报道的全国首例已宣判的“醉驾入刑”案件。

杜绝恶意申请设了三道卡

◎5月1日凌晨,25岁的内蒙古司机李俊杰醉酒驾车行至东城区朝阳门桥时,被民警查获。李俊杰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59.64mg/100ml。此人是北京市醉驾被拘留的第一人。该案今天下午在东城法院开庭审理。

昨日,本市17600个首批小客车配置指标产生,名单在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网站上进行公示后,市交通委信息中心主任黄建玲一下子觉得特别疲惫。为了整个摇号系统,她和同事们从去年12月7日开始忙碌,就没休息过。

◎5月2日0时10分许,郭术东驾车经过北京房山区碧桂园小区路口处,致三车连撞。经鉴定,郭术东血液中酒精浓度为153.2mg/100ml。5月9日,房山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郭术东拘役4个月,处罚金2000元。

昨天,她首次透露了摇号等一系列措施实施过程中的台前幕后,仅仅为了防止恶意申请,他们就设置了三道关卡。

5月9日22时许,高晓松醉酒后驾驶英菲尼迪牌越野车发生交通事故,致四车追尾、三人受伤。高晓松血液内酒精含量为243.04mg/100ml。该案今天下午在东城法院开庭审理。本报记者孙思娅
刘杰整理

“12月7日,我们接到了任务,和经信委一同牵头,开发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并要设定好程序。”黄建玲说,“当时尚未公开北京市缓堵措施,因此整个过程高度保密,最终选定了曾为北京奥运会服务过的太极公司,合作开发。”

[责任编辑:dayuzhang]

从那天开始,研讨会、论证会一个接一个,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统计学、交通专业的专家轮番评估,跟系统“较劲”。“要尽量避免因为浏览人数过多而造成网站‘死机’,避免让申请人烦心”、“除了网络申请,还要充分考虑不方便上网人群的需求,开发窗口申请系统”、“个人和单位填写的信息都要高度保密,必须增设认证程序”……新要求不断,技术人员、管理人员25天“连轴转”。

“为了保证公平、公正的原则,仅为了防止恶意申请,我们就设置了三道卡。”黄建玲说,“在申请时,需要填写身份证,这是第一道卡;之后还需要利用手机号;最终需用手机接收到的校验码来核实,才能取得有效申请编码。”(袁京
刘冕)

[责任编辑:chong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