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雁再出走,IT高管接任

>

>

>

>

7月13日,电动君从比亚迪方面获悉,比亚迪销售总经理侯雁已主动向比亚迪公司提出辞职,并得到了总裁王传福的批准,“目前正在交接工作,将于本月底正式离职,接替者为比亚迪第八事业部总经理舒酉星”。

据彭博社报道,特斯拉汽车公司已经任命奢侈品集团Burberry前高级副总裁为北美销售总裁,希望能够强化该公司车型作为豪华品牌的形象。

7月13日,记者得到比亚迪官方证实,其销售公司总经理侯雁已主动离职,目前去向尚未明确。4年前,侯雁的前任夏治冰也是主动离职,时任比亚迪汽车公司计划处总经理的侯雁“临危受命”,从夏治冰手中接过了掌舵比亚迪销售的担子。

昨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比亚迪销售公司总经理侯雁已主动离职,舒酉星将接替其职位。比亚迪内部人士表示,目前侯雁正在公司办理交接工作,很快会发布正式公告,预计本月底将完成这一职位的切换。

侯雁的突然离职,并未透露辞任之后的动向,只表示会休息一段时间。侯雁为什么会离职?业内人士和网友纷纷猜测,离职可能关乎“销量考核”,对于此猜测电动君并不完全赞同。

Ganesh
Srivats于上周被正式任命,其主要任务包括负责特斯拉的品牌营销,使该公司车型高端、高科技的形象深入人心。其自2009年起负责Burberry战略和零售事务,最近所担任的职位是该公司美洲零售高级副总裁。

已经离职的比亚迪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侯雁

据了解,侯雁于2011年8月走马上任,从前任夏治冰手中接过总经理一职。侯雁任职期间,比亚迪不断推陈出新,更是谋定2015年“唐、商、宋、元”四款混动车型齐上市。比亚迪代表作油电混合动力车型秦更是交出连续6个月销量增长的好成绩。对于公司2015年的发展规划,特别是逐渐兴起的新能源汽车领域,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曾公开表示:“新能源汽车收入在2015年会继续倍增,至少要做到150亿元。在国家多重政策支持之下,2015年比亚迪将推出一系列新能源车型。”

侯雁从2011年8月任职至今,将近4个年头,比亚迪的销售业绩从2012年的42万辆增长至2013年的50.6万辆,续而2014年跌至43.5万辆。故此,网友分析说这可能是侯雁去职的一大原因。

北美销售总裁是特斯拉新设的职位,该公司3月份宣布将全球销售与服务总裁罗姆·吉兰(Jerome
Guillen)将改为负责客户满意度(customer-satisfaction)和售后事宜,并表示将聘请区域高管分别负责亚洲、北美以及欧洲地区销售业务,以期迅速提升新车交付量。

据比亚迪汽车公关部相关人士透露,侯雁的确已经请辞,“这是一次正常的人事调整,暂时没有发出通知,继任者是比亚迪第八事业部总经理舒酉星,估计要到月底才能完成工作交接”。

业内普遍认为,销售公司老总离职与其业绩表现不无关系。此前,由于2010年比亚迪没有达到预想的60万辆销售目标,导致夏治冰下台。而侯雁此次选择离职或许也是因为销售压力的原因。

虽然2014年比亚迪比亚迪销量有所下降,但比亚迪2015年上半年总销量为228018辆,同比增长9.9%。

去年由于生产等各方面问题,特斯拉与其销量目标失之交臂,而其今年的目标是将交付量提升74%。此外,特斯拉还在加紧建设其全球最大的电池工厂,新设能源存储部门,并将推出其首款SUV车型。

比亚迪两任销售公司老总的接连出走,与奇瑞当年的情况颇为类似。2012年8月,在李峰出走奇瑞之后,已为奇瑞效命多年的马德骥接任销售老总,但在4年后,马德骥也做出了与李峰同样的选择。

从侯雁手中接棒的舒酉星现任比亚迪第八事业部总经理,此前主要专注于电脑产品ODM的研发设计与生产。对于擅长IT技术的舒酉星被委派到市场第一线扛起销售重任,业内认为这或与当前汽车行业发展趋势有关,汽车正在加快与互联网融合,王传福重用IT高管,将迎战陆续闯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互联网企业。

新能源汽车方面,比亚迪的成绩更是有目共睹,今年上半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达22987辆,同比增长203.8%。秦不负众望的再次成为了贡献整体销量的“大哥大”,今年上半年累计销量达16477辆,以高出第二名近1.1万辆的傲人成绩继续蝉联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冠军宝座。比亚迪秦仅6月单月销量高达4015辆,环比增长14%,同比增长280.6%,再次刷新历史新高。

其时,自主品牌正面临巨大的市场压力,曾经的自主老大奇瑞全年没有战略新车发布,整体份额急剧萎缩,企业问题也开始集中爆发。

按照行业惯例来说,销售公司老总离职无外乎两个原因:第一,公司产品销量差强人意;第二,公司产品力下降,失去未来竞争市场的潜力。

今年以来,整体车市开始进入下滑通道,轿车尤为明显,已将发展重心转向新能源领域的比亚迪,由于缺乏在传统车市场的资源投入和布局,不少传统汽油车型销量严重萎靡。

电动君看来,侯雁的离职原因做最有可能的公司产品力下降所致,虽然比亚迪秦在销售市场上一路飘红,所向披靡,但秦的负面却在今年上半年出现集中爆发的趋势。先是有车主投诉秦续航里程与官方数据严重不符,在不开空调、不听音乐、路况较好的情况下,秦95%电量只能行驶45公里。此后,又有媒体曝光,比亚迪云服务存在安全隐患。同时,秦的最大销售地区上海新能源牌照发放已经所剩无已,去4S店交钱就可以拿到免费沪牌的“美好时代”已经悄然而去,一纸充电桩物业证明将无数潜在比亚迪秦车主拒之门外,无形中给比亚迪新能源车的未来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

与此同时,比亚迪近期在其着力布局的新能源和智能化方面也是非不断,先是“秦”遭遇大规模退货风波,随后又被爆其云服务被劫持控制。

据悉,在近两年的比亚迪“迪粉”大会上,据说迪粉多次上书王传福,对侯雁的工作颇有微词。

尽管在政策和补贴的双重利好下,比亚迪今年以来在新能源市场取得了明显的增长,但受市场成熟度的掣肘,至今,新能源板块仍难支撑起比亚迪偌大的“家业”。正因如此,在传统汽车领域的失守,势必会将比亚迪推上煎熬的“烤架”。

中考失利,偏科严重

侯雁选择在7月中旬离开,外界猜测很有可能与比亚迪半年的销售情况有关。今年6月份,比亚迪的销量达到35808辆,同比增长1.54%。然而,与6月乘用车市场同比3.36%的跌幅相比,侯雁这份“期中答卷”并不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