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亿冰岛买甲醇,发改委详解纯电动汽车准入政策

>

>

>

>

近日,日产公司宣布,在美国将“免费充电”项目推广到第17座城市波士顿,也就是说,从7月1日起,聆风车主在波士顿可以免费为爱车充电。

如果没有李书福,没有吉利,诞生于2006年的冰岛碳循环国际公司(Carbon
Recycling
International,以下简称“CRI”)可能永远无法进入中国公众的视野。但现在,随着7月3日吉利集团以45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8亿元)收购该公司的部分股权,这家几乎是地球最北端的公司一下声名鹊起。

在国家支持、车企重视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步伐走得越来越快。从细分领域来看,发展最快、市场占有率最多的当属纯电动汽车,同为新能源汽车分支的燃料电池汽车却鲜有动静,尤其在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过程中,几乎听不到燃料电池汽车令人振奋的消息,更没有形成与纯电动汽车在同一平台对垒的格局。

7月10日,我国《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正式开始实施,很多企业也开始卯足了劲要拿下这一准入资质。对此,发改委7月13日组织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咨询会,详细解读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的具体规定。其核心思想大概是,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确实是块儿“大肥肉”,但是也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咬得动,大规模投资前还是应该看清“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为电动汽车铺路

相比收购DSI、锰铜和沃尔沃这些与汽车整车业务密切相关的海外资产,冰岛CRI的主营业务是生产清洁甲醇燃料。吉利集团在收购CRI部分股权后发布的声明中称,希望与CRI开展合作,探索在中国推广清洁甲醇燃料合成生产技术,同时研发并推广100%甲醇燃料汽车在中国、冰岛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使用。

在国家863节能与新能源汽车重大项目总体专家组组长、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欧阳明高看来,燃料电池技术正处于从纯粹的研发向商业化的转折期,从研究的角度来看,还任重道远;纯电动汽车是一个目前新能源汽车零排放商业化的主流技术,这是不用怀疑的事实。本是同根生,为何发展之路如此不同?

风险一,有退出机制,新建企业列入《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的纯电动乘用车产品有效期为3年,有效期届满前30日可提出延期申请,审查通过可以延长有效期,每次延期不超过3年。想一次一劳永逸的企业最好别凑这个热闹,电动汽车技术升级速度这么快,虽然第一次可以多砸点钱搞个好彩头,三年之后技术跟不上,一样要退出。

日产2010年底在美国推出聆风,为了增加聆风的销量,去年夏天,日产启动“免费充电”项目,允许聆风车主免费使用日产自建及合作伙伴的快速充电桩,期限为两年。市场研究人员预测,此举有利于提高日产聆风在美国的销量。目前,该项目覆盖美国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亚特兰大、西雅图等城市,去年帮助日产聆风将在美销量增加了34%。

“吉利汽车投入大量资源,长期从事甲醇发动机和整车技术的研发和推广,已经在中国取得了初步成果。此次投资将在我们现有实践基础上,为未来业务布局带来更有价值的解决方案和示范效应,同时有助于我们将先进的甲醇汽车技术推广到欧洲。”签约仪式上,李书福对双方的合作予以了高度评价。

■舍远求近?纯电动商业化更具优势

风险二,企业倒了仍然需要承担社会责任,新建企业要有履行保障消费者权益等社会责任的承诺和措施,并提供担保企业和经公证的担保期不低于5年(以项目建成投产为起始点)的担保合同。中汽协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书林表示,有的新进企业刚开始做电动汽车,对于5年或10万公里的质保可以大胆承诺,甚至还有8年或15万公里的。但有些企业坚持不到这么久怎么办?没关系,他们在签担保合同的时候还需要有担保企业,这些企业通常都是严格审查能够承担这些质保责任的,万一新进企业做不下去了,就将由担保企业承担这部分责任。比如,新进企业在第四年卖出的电动汽车质保是8年,那么如果这企业做不下去了,接下去的8年还要由担保企业继续承担质保责任。

事实上,在美国,奥巴马政府一直力推电动汽车,并对电动汽车购买者和充电桩设置者提供一定数额的补贴。Chargepoint、DBT、ABB等电动汽车充电网络运营商也在美国各地设置充电桩,以期待电动汽车产业“一飞冲天”后分得一杯羹。不过,电动汽车的普及并没有那么顺利,充电桩的数量不足是一大因素。

在国内,吉利是甲醇燃料汽车的积极推进者。早在2009年的两会,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李书福便提交了一份题为“关于尽快出台甲醇车国家标准的提案”,呼吁国家发改委、国家工信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尽快完成甲醇汽车的国家标准的制定工作。

究竟什么样的新能源汽车具备推广意义?是可以短期内提升产销量的产品还是从长远看具备竞争力的产品?显然我国的发展思路更偏向于前者。欧阳明高对记者表示,如果考虑环保、安全、经济、方便等因素,综合来看,纯电动汽车更符合当前推广形势。2014年新能源乘用车产销5.5万辆,是上年的4倍,这个成绩居于全球第二位,第一位是美国。我们预言2014年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化元年,现在看来这个目标基本实现,总产量近8.5万辆,其中大部分是纯电动汽车。

风险三,很难浑水摸鱼了,发改委虽不是技术部门,但是为了这一管理办法专门建立了纯电动乘用车行业专家库,对投资项目申请企业提供的附件一和附件二的真实性和符合性进行审查,并在30个工作日内出具评审意见。未来如果企业的具体产品达不到试制样车的技术水平,依然有被专家库揪出的可能。

对于全力押宝电动汽车的日产而言,所能做的,就是拿出一些资金建立充电桩,力所能及地促进电动汽车的普及。在聆风上市后,日产陆续在美国、欧洲启动充电桩建设计划,并计划到2016年4月在美建成1700个快速充电桩。

在李书福不遗余力的推进下,吉利也成为国内首家获得国家甲醇车生产资质的企业。甚至其着手开始甲醇汽车研发的时间,比CRI创办的时间还要早上一年。

今年2月16日,科技部发布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能源汽车重点专项实施方案》。这意味着,我国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已经成型。方案中对纯电动技术提出了严格要求,轿车动力电池的单体比能量2020年达到300瓦时/公斤,电机驱动控制器比功率2020年比2014年提高一倍。到2020年,建立起完善的电动汽车动力系统、科技体系和产业链,为2020年实现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500万辆提供技术支撑。方案对燃料电池的发展计划却寥寥数字:“燃料电池汽车技术取得突破,达到产业化要求,实现千辆级市场规模”。“我们总会拿燃料电池技术跟纯电动技术相比,尤其是目前纯电动汽车发展非常好的情况下,虽然纯电动汽车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5年前纯电动汽车的状况可能跟今天燃料电池的状况大体相当,那时候也没有人相信锂离子电池的汽车会有今天的发展,大家也是满腹的怀疑,所以我们现在首先要肯定纯电动汽车也是目前新能源汽车零排放商业化的主流技术,这是不用怀疑的事实。”欧阳明高说。

风险四,上了这条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张书林表示,这次的生产资质专门为纯电动汽车而设,也严格规定了准入企业的产品路线,想要打擦边球,先拿到资质在向传统车看齐的想法肯定行不通。不仅如此,拿到这一资质的企业,未来也不能再生产不符合管理规定的电动车,比如低速电动车。

作为日产的盟友,旗下有四款纯电动汽车的雷诺也是同样的想法。目前,雷诺在其位于法国的近400家经销店处安装了快充设备,提供免费充电一小时的服务,并不限汽车品牌。此外,雷诺与法国连锁超市ELeclerc合作,在超市停车场建充电桩,让超市消费者利用购物时间给爱车充电。

如今两家志同道合的公司走到了一起,其中的关键人物——吉利现任CFO李轶梵和1994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有机化学家乔治·奥拉(GeorgeOlah)不得不提。

之所以要如此强调这些风险,是因为最后出台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取消了对新建企业投资项目的投资总额和生产规模的最低要求限制,由投资主体自行决定。这意味着有些规模不算很大的企业,只要掌握了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就有可能在这次准入资质开放的机会中成为电动汽车企业。

■车企联手共建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48岁的李轶梵于去年9月出任吉利集团CFO,在此之前,作为美国注册会计师的他曾先后在国内多家上市公司担任CFO。良好的教育背景及丰富的实操经验,让李轶梵在国际并购及投融资方面驾轻就熟。而更值得关注的是,CRI官网表明,李轶梵同时是CRI8人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显然,提前“卧底”CRI的李轶梵对吉利与CRI的合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此,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处长吴卫解释,传统汽车追求规模经济效益,有必要设定投资总额和生产规模。目前,新能源汽车还处于艰难的爬坡期,有些关键技术还处于探索阶段,追求规模经济效益和生产规模不是目前主要考虑方面。今后,新能源汽车技术和市场变得成熟了,规模经济效益的重要性才会凸显。

随着全球电气化交通浪潮袭来,多家跨国车企陆续推出了电动汽车产品,充电桩的建设也不再只是一两家车企的事情。出于分担资金考虑,更多车企选择了联手,这一现象在多个市场都有体现。今年5月,宝马与日产合作,在南非启动快速充电网络建设,为电动汽车充电,以提升旗下电动汽车在南非的销量。日产聆风于2013年进入南非,宝马i3与i8于今年3月在南非上市。

除此之外,这一由中国、美国和欧洲各企业和机构高管组成的顾问委员会中,最为显赫的当属乔治·奥拉。在2011年由他本人亲自主创的《跨越油气时代:甲醇经济》一书中,介绍了“氢经济”及其重大局限性,从而引出“甲醇经济”,特别是对利用工业排放及自然界的二氧化碳转化为甲醇及二甲醚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除了这些进入以后的风险外,发改委还要对申请企业的申请进行基本条件审核,比如样车的试制能力等,吴卫把这些审核比作是普通人结婚前的检查,只有知道了符不符合结婚条件,才能确保最后婚姻的合法性和生育健康的后代。